文章详情
新疆喀什老城区千年老街 藏着这座城市的百年老店

上传时间:2020-04-26

      我在新疆旅行了两年,其中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了南疆的这个城市:喀什。

  喀什位于我国最西端,周围有中、南亚邻国五六个,它们的名字整齐划一,都叫做各种“斯坦”。

  这里满街都是鼻子高高、睫毛长长的面孔。

  这里没什么高层建筑,太阳下山很晚,月亮很近,天特别蓝,大街上维吾尔族妇女的彩色纱巾和裙装鲜艳漂亮。

  最初,我对“新疆”这两个字并没有太深的概念,只知道它很大,并没想过到乌鲁木齐和到喀什会有什么不同,后来才发现,区别大了去了。在喀什的维吾尔族老乡家里“蹭吃蹭住”的那些日子里,我了解到,很多土生土长的喀什人,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新疆,甚至去一趟乌鲁木齐就是他们毕生的梦想。当然,这是后话,我们从头说。

  到达喀什的第一天,我落脚的位置刚好是这座边陲小城的“中心”:艾提尕尔广场。这里是一个枢纽,也是一个“参照物”,后来每当遇到听不懂普通话的维吾尔族出租车师傅,我就让他把我送到这里,从这里可以快速通往主城区的任何地方。

  喀什主城并不大,有两条主干道。一条叫做人民路,东起喀什地区博物馆,西到环疆新世界百货,全长3公里;另一条是解放路,从北端的昆仑大厦到南端的新远大厦,宽2.5公里。

  这两条路呈“十字”形,将这一片方圆七八平方公里的喀什主城区分成了西北、东北、西南、东南4个部分,对于游客来说,它们代表着不同的“旅行意义”,拥有各自的“旅游功能”。

  我手绘了一幅简单的地形图,大致是这样:

  西北:老商街、老广场、客栈区,这里是最热闹、最有“丝路味道”、游客最集中的喀什。

  东北:老城、老民居、小吃夜市,这里是最原汁原味、景点最集中、保存最完好的喀什。

  西南:商城、影城、快节奏生活区,这里是外来人口最集中,最“没喀什味儿”的喀什。

  东南:两大公园(人民公园、东湖公园),这里是喀什人的“后花园”。

  或者又可以这样划分:

  一条人民路“一字”型将喀什的主城分为南北两个区域,北边是老城区,南边是新城区。

  对于游客来说,最精彩的区域在北部,而对于常住居民来说,最实用的区域是南部。

  关于喀什北边的这一片老城区,官方给出的地图就像一只乌龟。看图:右边是乌龟脑袋,中间是乌龟壳子,左边是乌龟屁股和尾巴。它活灵活现,但又安静沉稳。

  今天这一篇游记,主要说的是我在喀什旅行的第一天、第二天打卡的西北这一部分区域,也就是“乌龟屁股”这一块儿。

  [喀什的“地标”建筑]

  如果给喀什找一个地标的话,那就是艾提尕尔清真寺。这座始建于明朝年间、有着近600年历史的文物级古老建筑,其规模之大,不仅在新疆首屈一指,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。它既是一座寺院,也是一所学校,培养了许多致力于历史与宗教研究的学者,享誉海内外。

  但据我观察,人们仿佛更喜欢驻足于艾提尕尔清真寺门前的大广场。

  这一片广场就像一个小公园,它的中心正对着清真寺的大门,那里常年散落着一群鸽子。

  鸽子不怕人,它们一边轻松地踱着步子,一边滴溜溜地盯着那些嬉戏玩耍的小孩子,小孩子手里握着它们的美味。

  小手一张开,鸽群就围上来,又有摄影师把这一切记录在镜头里。

  广场上靠近马路的一侧有维吾尔族大叔摆着“合影留念”的小摊子,每年的古尔邦节前后,整个喀什张灯结彩,广场上笙歌鼎沸,他的生意也火爆得不得了;

  广场靠近老街的一侧时常会举办一些文艺活动,这一天我刚好赶上一位维吾尔族大哥的独唱。“人生难得起起落落,还是要坚强地生活,哭过笑过至少你还有我……”带着新疆味儿的流行歌曲,唱的是小沈阳的一首《我的好兄弟》。

  这天傍晚,我沿着“舞台”旁边的吾斯塘博依路走进这一片古老街区,夕阳稍瞬即下,云彩一片一片地往树后藏去。喀什的黄昏如画,群鸟低鸣着划过头顶,人们归家的脚步匆匆,维吾尔族女人的纱裙融化进蓝盈盈的夜幕……歌声渐行渐远,“像一杯酒,像一首老歌……”

  [吾斯塘博依路]

  这是一条可以列入“喀什旅游攻略”的老街,在上千年的时间里,在喀什作为古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国际商埠的历史记录中,它一直都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。

  就像北京的南锣鼓巷、拉萨的八廓街一样,吾斯塘博依路也有着浓浓的地域特色,无论世事如何变化,这里的文化底蕴、民族味道都是整个喀什市最浓厚、最具有展示性的地方。

  喀什旅行第二天,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逛这条街。

  先是找了个小馆子吃了碗“饺子汤”,酸酸咸咸的,很家常,典型的西北味道。

  旁边的小店里卖着一坨一坨的馓子,我摘了一小条,泡在那个饺子的酸汤里,酥酥脆脆的倒是很香,但它的个头太大了,实在不方便带走,我就想着回头去维吾尔族老乡家里家访的时候给他们带一个吧。

  一边吃饭,一边看路边执勤的警察叔叔逗小孩子玩。喀什治安严谨,后来听说很多家庭都会参与执勤,小孩子在爸爸上班的时候去找爸爸,而爸爸也只有在午间休息的时候才可以和孩子们这样玩儿一会儿。

  警察叔叔对于喀什的孩子们来说,是一个无比崇高且极其威严的职业。

  在吾斯塘博依路的周围,七七八八地交织着很多条小路,它们连接着这一片古老街区的每一寸呼吸。在这些小路上走一走,感觉离真正的“喀什生活”更近了一些。

  这条街上的维吾尔族民居形态别致、装饰美观,受干燥炎热、水少风沙大的特殊气候条件影响,这里的人们对布局和空间的把握,与内地建筑形式的精神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  沿街两侧的房屋顶子平平的,生土色的墙面开出很多个窗,窗户的形态各异,有的双扇紧闭,有的镂空雕花,翠绿的植物爬向每一个可以伸展的缝隙,缠绕上雕花的木栏围廊。

  在新疆,人们把这样的建筑统称为阿以旺式民居,它有着2000多年的历史,是生于民间、精湛且实用的生活艺术。

  后来翻看照片我才发现,其实我所入住的老城青年旅社,就是一座比较典型的阿以旺式庭院。

  这座庭院的廊沿上有条带形状的二方连续绘画装饰、廊柱中间有拱形的雕花窗楞。

  廊道很深,筑起一排“土炕”,可以围聊,可以睡觉,还可以“摊着”,过路的背包客们和客栈收养的流浪猫一起,窝在这一堆的红红绿绿里发呆……

  这座三层小楼有着半包围的“U”型布局,可以让楼上的每一个房间都拥有良好的采光。整个院子实用又美观,是一个改良版的“现代化”新式维吾尔“大户人家”的民居。

  这天下午,我在吾斯塘博依路上还发现了另外一座经典老建筑:

  [百年老茶馆]

  北京时间下午的3点钟在喀什算是中午,炎炎烈日照在吾斯塘博依的路面,反着耀眼的白光,我在漫无目的地闲逛,路过这座小楼,抬头就被它吸引。

  二层走廊上站着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生,被高耸至廊前的大树遮住半边脸颊,树荫婆娑,斑驳地撒在马路边上,时有行人穿过这一片忽明忽暗的影子,映着大红和水绿相间的茶馆外墙。

  走进去我才知道,它是喀什目前仅存的一间百年老茶馆。

  在喀什待久了就会发现,喝茶是喀什人的日常,大概是因为饮食偏油腻、咸重的缘故,这里每家每户都常备着一种解油腻的茯砖茶,吃手抓饭时来一壶,吃拉条子时来一壶,吃馕的时候也会来一壶。

  而对于生长在吾斯塘博依路上的老喀什人来说,喝茶是一种生活方式。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来到老茶馆,带着自己准备好的一只馕饼,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,一边聊着天,一边随手掰下一小块馕,蘸着茶水吃进肚子里。

  对于他们来说,馕饼似乎不是主食,而是下午茶的小甜点。

  后来我也学着他们,经常带着一只馕饼来茶馆,一边发着呆,一边馕蘸茶。刚好茶馆楼下有一个开了很多年的打馕的小摊子,卖着喀什唯一的玫瑰花馅儿和核桃馅儿的馕,挺好吃的。

  这个茶馆氛围很是宽松,客人不仅可以自带馕饼,还可以自带各种水果和小零食,店里的人很好说话,只要记得把自己的垃圾带走就好。

  据说老板也已是一位七旬老人,目前由自己的儿孙来管理茶馆,生意不错,茶水也不贵,普通的一壶茶10块钱。就着这壶茶,你可以在这里坐一下午,直到茶水蓄没味儿了为止。

  在节假日和游客多的午后,这里会有热瓦普表演,这种琴是喀什的“特产”,弹奏出的曲子活泼俏皮有力度,配上手鼓,瞬间带动起在场所有人的热情。

  兴致所致,大家也会随着音乐舞上一段。维吾尔族是一个多才多艺、载歌载舞的民族,在喀什,每一个人都会跳舞,无论男女老少。往往是大家跳得越热烈,乐师演奏就越带劲,一曲奏完,意犹未尽,很多楼下的游人会寻着声音挤进茶馆里来。

  看完了表演,可以给大叔们点小费,10元20元,皆大欢喜。

  夏天的时候,茶馆的走廊上也会摆满茶桌,微风徐徐,是一个发呆的好地方,从茶馆望下,吾斯塘博依路很漂亮。

  百年老茶馆很有味道,但是喀什的年轻人却很少来这里,作为这条老街上的“文艺科代表”,它更像是喀什老人安度晚年的“老年活动中心”,而陪伴这些老人的,是走马灯一般每天不断变换着面孔的游客,以及喀什老城日新月异的时光。

  [喀什第一、二天总结]

  一直逛到天黑,我才回到住处。我在客栈住的是八人间,刚喘口气,又被我上铺的女孩子拉出去看夜景。

  艾提尕尔清真寺门前的广场聚集了大群的孩子,变成了一个叽叽喳喳的游乐场。

上一篇:科隆,这里的东西便宜到你无法想象

下一篇:值得你等待斐济之旅的六大理由 畅游“快乐富翁”的家乡

相关推荐

查看更多旅游目的地>>

拨打客服通话